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励志美文> 励志文章> 正文

低位减持!范冰冰税务事件3年,华谊兄弟还在还债h1f

景山少爷的空间 作者:景山少爷 [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 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10-27 阅读: 次    作品点评

原标题:低位减持!范冰冰税务事件3年,华谊兄弟还在还债

作者|于婞

编辑|缪凌云

“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没什么丢人的”, 王忠军如是说,但市场还会给华谊兄弟机会吗?

说起华谊兄弟(300027.SZ)发展的分水岭,2018年是一个重要节点。华谊兄弟在2018年出现上市十年首亏,且此后三年,持续亏损。

2018至2020财年,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69亿元、-39.78亿元、-10.48亿元。值得一提的是,若非2020年末退市新规落地,如此业绩的华谊兄弟将面临暂停上市甚至退市的尴尬局面。

来源:wind

王忠军也坦承,这是华谊兄弟的转折点。

除了赚不到钱,华谊兄弟还有巨额债务要还。

今年9月16日,深交所向华谊兄弟发函,要求说明公司是否存在短期或长期偿债风险。

2021年半年报显示,华谊兄弟短期借款为15.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5.9亿元,长期借款为8.08亿元。但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8.22亿元。

为了还债,华谊兄弟和实控人开始走向了变卖资产的道路,先后出让了香港豪宅、世界名画、实景娱乐、英雄互娱股份等众多资产。

10月12日晚间,华谊兄弟公告,实控人之一王忠磊计划减持公司总股本的2%。尽管,现在的股票价格正处于历史低位。

王忠军曾说:“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没什么丢人的。”

国内影视第一股

图片来源:风云资本界拍摄

时间转回1994年。

那一年,《北京人在纽约》走红全国,这是冯小刚个人执导的首部作品。

同一年,王忠军赴美留学归来,与弟弟王忠磊一同创立了华谊兄弟。

王忠军自幼喜欢绘画,留学之前,曾做过美生物质能源上市公司术设计,因此,兄弟二人最初对公司的第定位是广告设计。

凭借着王忠军超群的社交能力,华谊兄弟成立之初便拿到了中国银行全国1.5万个网点的企业形象标准化订单,赚了4.5亿。

也正是有了这巨额的原始资本,让华谊兄弟广告公司有了向其它领域发展的冲动。

1997年,王忠军机缘巧合下参投了英达的电视剧《心理诊所》。高达90%的收益率,让兄弟二人开始意识到影视行业所能带来的财富与机遇。

1998年,王忠军30万入局冯小刚的电影《没完没了》。而当年《没完没了》的票房超过3000万元,成为当年国内票房冠军。

这一次的合作,不但从此绑定了华谊兄弟和冯小刚的关系,也使得公司的船头彻底调转向影视行业,从此扬帆起航,一路冲到了资本市场,成为国内影视第一股。

招股书显示, 2006年到2008年,国产电影排名前十的票房收入有15.57%被华谊兄弟收入囊中,票房收入仅次于中影集团。

2009年10月,华谊兄弟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上市首日发行价28.58元/股,开盘即暴涨,最高达到91.80元,飙升了221%。

按照当时冯小刚的持股比例计算,他的身价超过了2亿。后来华谊兄弟20周年庆典上,在张国立的“威逼利诱”下,徐帆更是爆料套现光交税就交了4000万。

在最风光的时候,2015年6月,华谊兄弟股价最高达到了31.91元,总市值近900亿。当时的华谊兄弟甚至喊出了千亿市值的目标。

回到上面的问题,若是没有范冰冰的税务问题,华谊兄弟能一路高光,突破千亿吗?

去电影化

图片来源:风云资本界拍摄

“只把自己定位于影视公司是不会有未来的”王忠军表示。

他的梦想,是把华谊兄弟做成中国的迪士尼。

2014年,在华谊兄弟成立20年的庆典上,王忠军正式提出“去电影化”的口号。

冯小刚也跟着起哄:“我决定不当导演了,跟着忠军去搞房地产。”

在这一口号的指引下,华谊兄弟重组内部组织架构,建立了影视娱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三大事业群,开始了多元化发展的道路。

就像是房企跨界造车一样,华谊兄弟跨界玩起了房地产,盘子也铺得很大,先后联手恒大在广东阳江做电影城,总投资375亿;联手建业在郑州做电影小镇,总投资超过100亿;海口、南京、苏州、昆明......华谊电影主题公园在多个城市启动。

兄弟俩踌躇满志,计划3年内在全国范围内打造20个电影小镇项目,预计每年带来超过15亿的净利润。

但现实并不像想象中美好,2014至2016年,该业务板块三年营收总计仅为5.47亿元,远不及其期望收益。

与电影的周期短、高回报不同,实景娱乐是重资产项目,投资周期长达10年。收益不及预期的实景娱乐项目对华谊兄弟的业绩增添了负重。

2014年,华谊兄弟扣非净利润5.4亿元,此后连年下降,屋漏偏逢连夜雨,2018年范冰冰税务事件爆发,华谊业绩暴雷。

图片来源:wind

二级市场方面,在2015年站上高位短暂风光过后,就开启了股价的下坡路。

截至最新收盘,华谊兄弟的股价已经跌到3.36元/股,市值仅剩93亿。

重拾主业

图片来源:风云资本界拍摄

在访谈节目中,王忠军表示不后悔“去电影单一化”投资实景娱乐项目的决定。

但他显然也意识到了,丢掉电影主业,迪士尼是不好做的。

2018年,王忠军发公开信表示,自己将会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以此宣告华谊兄弟将重新回归电影主业。

然而,离席容易,想要重新入场,却并非易事。

在华谊兄弟去电影化的决定实施后,2014年,其电影事业急转直下,发行份额仅有2%,光线、博纳、万达等竞争对手纷纷崛起。

2018年,刚刚重振旗鼓,却又遭遇查税风波,《手机2》投资过亿,但几乎已无上映可能。

2019年,《狄仁杰 3》和《云南虫谷》等影片口碑票房双双不佳。被寄予厚望的冯小刚也不灵了,电影《只有芸知道》票房不足2亿。

2020年疫情暴发,全球影视业遭遇重创,华谊兄弟也未能幸免。虽当年的《八佰》斩获全球票房第一,但对于巨亏的华谊兄弟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在刚刚过去的国庆档,《我和我的父辈》取得了10.55亿元票房的好成绩,但华谊兄弟来源于该影片的营业收入区间仅为150万至190万元。

2018年,王忠磊说,华谊兄弟做了很多业务板块,但最重要的永远是内容核心。无论何时,企业都要对内容有所敬畏。

王忠军也曾表示:“谁都不是天生的企业家,虽然我快60岁了,但我依然保持着学习的习惯,经历过2018年的艰难处境,也让我重新审视公司的发展。”

但市场还会给华谊兄弟机会吗?评论区聊聊吧。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