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励志美文> 励志文章> 正文

夫妻相恋6年结婚,有大宝后想要二宝,谁知他成了大宝的“药引”组

景山少爷的空间 作者:景山少爷 [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 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2-01-15 阅读: 次    作品点评

原标题:夫妻相恋6年结婚,有大宝后想要二宝,谁知他成了大宝的“药引”

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附近的巷道里,32岁的女子孟米雪右手抱着四个月大的小儿子宸昱,提着日用品,左手牵着5岁的大儿子宸熙匆匆走在回家的路上。炎热的天气下,孟米雪热得满头大汗,衣服早已被汗浸湿。图为孟米雪和两个孩子。www.guzei.com.cn

孟米雪一路走着,怀里的孩子越来越沉,脸上的汗水流进眼里刺得她睁不开眼睛,无奈蹲下身体让宸熙从兜里翻出纸巾帮她把汗擦去。宸熙帮妈妈擦掉汗水,然后走到了妈妈的前面,伸开双手高高举起竭力想把阳光挡住,他扭头对妈妈说:“妈妈,我走前面给你们遮阳光,你们跟在我后面就不晒了。”

懂事的宸熙今年才5岁,是一名白血病患儿,两天前刚从医院结束化疗回出租屋。宸熙患病后的数月里,就在医院和出租屋两头辗转。由于宸熙的病怕感冒,整个夏天只要宸熙在家,所有人都得忍着高温不能开空调。宸昱捂出一身痱子哭闹不止,宸昱的哭声让米雪有些烦躁不安,也吵得宸熙无法休息。图为出租房里,白宸熙在进行雾化治疗。

米雪准备带宸昱出门透透气顺便买些日用品,宸熙听到开门的声音,从房间里跑到门边眼巴巴地看着妈妈和弟弟,儿子渴望外出的眼神让孟米雪心软了,她决定冒险带儿子出去透透气。

孟米雪是山西省汾西县人,多年前就到太原打工,2008年认识了同在饭店打工的同龄人白福强,两人相恋6年结婚,婚后夫妻俩留在太原继续打工。2016年,儿子宸熙出生,孟米雪在家照顾孩子,靠丈夫4000多的工资维持生活开支。图为出租房里,孟米雪在照顾两个孩子。

宸熙2岁时,姥姥来帮助照看了一段时间,孟米雪回到饭店上班。小出租屋多了宸熙和姥姥后显得有些拥挤,于是孟米雪夫妻重新租了一间稍微大一点的房子。

2020年米雪怀上二胎后就辞去了工作,母亲也回了老家。出租房里,孟米雪一边养胎一边照顾上幼儿园的宸熙。多年勤恳工作,丈夫白福强的工资涨到每月6000元,但除了开支,一年下来家里还是没有多少结余。图为出租房里,孟米雪搂着二宝洗衣服。

孟米雪的预产期是2021年4月,婆婆丢下家里多病的公公,提前来到太原帮忙。正当大家充满喜悦期待新成员到来之际,一场意外突然降临这个普通的家庭,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

3月6日,米雪发现宸熙身上有很多出血点,她和丈夫带宸熙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医院查血后让转院到儿童医院。当天在儿童医院检查后,确诊宸熙患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必须立刻化疗,否则孩子会有生命危险。医生说宸熙需要做三年半化疗,费用大概得几十万,如果化疗效果不行还得移植。图为病床上接受治疗的白宸熙。

孟米雪夫妻俩没想到宸熙会得这么重的病,两人顿时懵了。现场,挺着孕肚的孟米雪吓得直哭,眼看着快站不住了,白福强赶紧扶她坐下。孟米雪哭着问丈夫:“一个孩子快出生,一个孩子得这么重的病,为什么会这样啊?”面对妻子,白福强不知如何回答,还得强装镇静,他安抚妻子说:“你怀着孕不要哭,我们竭尽全力给宸熙治病,只要有治疗的办法,宸熙就不会有事。”图为白宸熙在接受治疗。

之后,孟米雪挺着孕肚在医院陪着儿子治疗,一待就是一个月。4月6日,孟米雪腹痛要临盆了,丈夫照顾宸熙走不开,婆婆要洗衣做饭送饭,无人陪伴的米雪,忍着阵痛独自去生产的医院待产。

看到别的产妇家人陪着喜笑颜开,孟米雪捂着脸躺在床上流泪。婆婆忙完宸熙才赶来孟米雪住的医院。由于人手不够,丈夫白福强无奈打电话请岳母来帮忙照顾宸熙。在等待岳母到来期间,妻子待产的医院医生通知他去签字,妻子和儿子都需要他,分身无术的白福强急哭了。直到晚上十点白福强才赶到医院签字,孟米雪剖腹产下一子宸昱。图为出租房里的白宸熙。

米雪生产后不能再照顾宸熙,牵挂着宸熙的孟米雪,看着宸昱没有感觉到半点喜悦,整个月子里一直以泪洗面,她常说:“如果知道宸熙会生病,我肯定不会生二胎的,那样我就能陪着宸熙,专心照顾他了,现在我无法尽妈妈的责任去照顾宸熙,我对不住宸熙。”家人劝她月子里别哭,可越劝米雪越伤心越自责,在米雪的心里,孩子就是她的命。图为病床上的白宸熙。

宸熙住院时,家里几万元积蓄都交了医院,孟米雪生产时的手术费都是白福强临时借的。在病友的建议下,孟米雪夫妻考虑了宸熙将来未知的治疗效果,又借了不少钱把宸昱的脐带血保存下来,如果最后化疗无效,那宸昱的脐带血有希望救回宸熙的生命。图为孩子的爷爷在家里忙农活。

宸熙生病后,孟米雪的丈夫也失去了收入,全靠向亲戚朋友们借钱维持宸熙的治疗和家里几口人的生活开支。孟米雪娘家经济条件差帮不上忙,公公婆婆靠政府补贴金生活,双方家庭面对宸熙的重疾治疗费束手无策。图为孩子爸爸在照顾白宸熙。

短短几个月,孟米雪家的生活开支不算,仅宸熙的治疗费外购药和特殊奶粉费就用了10多万元,医保范围内报销的钱也循环使用耗尽,家庭外债10多万元。孟米雪夫妻把能借的地方都借了。眼看宸熙要回医院进行下一次的治疗,一天天过去孟米雪夫妻仍然没借到钱。图为出租房里,奶奶在做饭。

雪上加霜的是今年的医保报销额度也快到顶,再想报销得等到明年。三年半的治疗期还长得很,后续的治疗费在哪里?如何才能继续维持给宸熙治病?孟米雪和丈夫对未来一片茫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往前走。图为病床上接受治疗的白宸熙。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