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说: 女人当自强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5-15 07:5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小说
 
女人当自强
 
作者/刘芳
 
 
 
甄真所在的百货公司解体后,没到最低退休工龄的她落了个两手空空回家。直到几年后才接到一张每月只 有一百五十元下岗补贴的存折,甄真拨拉着存折一声长叹:这是打发叫花子呢,还是迟来的“爱”?
下岗那会儿,凭着几年做营业员的经历,甄真和一个年轻同事合伙经营一个雨伞店,期盼能有所收入。可半年下来一盘点,发现营业额保房租都不够,亏掉好几千块。甄真当机立断:散伙,另寻出路。
甄真真的很羡慕自己的同事,福气真好哇,老公特会心疼人,怕她做小生意琐碎,怕她打工吃不了苦,柔情似水地对妻子说,你就在家做做家务吧,男人挣钱女人花,天经地义。
她同事便把心一横弃了职场,回家侍弄自己小家的一亩三分地去了。
甄真有失眠症,体弱瘦小,体重八十斤不到。大家都劝她说,你身体那么弱就别再做赚钱梦了,女人让老公养着本是天经地义的事,俗话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嘛"。何况你老公在机关单位,收入稳定,你在家带带孩子、做做家务、没事时搓点小麻将,谁还有你自在?
甄真有点心动,已近不惑的弱女子,做个家庭主妇肯定要比去职场打拼轻松许多。可老公的一句玩笑让她如梦方醒,她说服自己一定要重整旗鼓,不能坐等男人歧视。她告诉自己——女人可以不吃馒头,但必须要争(蒸)上那浓浓的一口气!
甄真的老公,政府部门的普通公务员,表面谦和,骨子里却掩藏着相当严重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可能受父辈影响太深的缘故吧。甄真整日柴米油盐地在菜市场与锅灶之间周旋,逐渐生出无聊感来。她想给自己安排点“课外”活动,她想到了练瑜伽,可她刚一张口,男人就送给她一付冷冷淡淡的眼神,泼她一头冷水。
以前甄真上班时家务活是分工合作的,现在男人似乎忘了他那些份内的事了。甄不去计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做点事就当自己免费锻炼了。
可后来她发现男人连自己的饭碗也不会端了,一回来就坐沙发上按他的电视遥控器,直等开饭。甄逐渐感觉到家里的气氛已变得古怪起来,好像有一种主仆的关系在演变,她觉察到自己的主权正在一步步沦陷。
终于一天她忍无可忍,她当着孩子的面问男人:你到底什么意思?男人正了正身子,似笑非笑地说道:以后在家里,谁挣钱谁就当家作主,不工作的人就要一切行为听指挥,怎么样?
看似玩笑,却是半真半假的揶揄。甄真心中非常明白,男人的玩笑往往都是潜意识中本能的真实想法——她的母亲就是典型的范例。
那天,他们终于暴发了一场寸步不让的维护主权的战争。
甄真的母亲是一个传统女性,她不仅美丽善良,还是一个识文断字的高小毕业生。她对父亲委曲求全、逆来顺受了几十年,从不敢据理力争。
母亲的善良和温柔亲朋好友无不称赞。可具有高级知识分子身份的父亲却视而不见,从来没因为母亲的温良贤淑而减少一点对她的专横和霸道。
尽管父亲平反时也曾发誓:一定不会辜负和自己风雨同舟、甘苦与共的忠贞女人——因为母亲为了照顾全家的饮食起居放弃了工作机会。可日久天长的地位悬殊,加上母亲的忍气吞声,父亲渐渐养成了高高在上的脾性,对母亲从来都是气指颐使,言行中时常毫无避讳地透露出妻子吃了他闲饭的牢骚和鄙夷。
这是一个母亲的悲哀,也是整个家庭的失衡。
甄真对自己说,我可不能成为可怜母亲的人生翻版。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卸下赋闲枷锁,重回职场!更何况每日烧煮涮扫的琐碎冗杂之事循环不断,她的日子一点也不清闲。
甄真拖着疲惫瘦弱的身躯,走义乌跑南通访芜湖,穿行于南方几大手工业城市的小商品市场,她仔细观察货源,认真研究行情,终于发现,五彩缤纷、千娇百媚的塑料产品因其轻便漂亮、经久耐用又极易清洗收放等优良品质而备受消费者欢迎,她眼睛一亮:就是它没错。
二十多年前的小城还极少有人做塑料营生,甄真及时抓住了时机。她雷厉风行,筹借资金,在商业街租门面,现装修,摆货架,张罗营业。经过一番全方位筹备,小店顺利开张。保守谨慎的父母都替她捏一大把汗,毕竟是摸石头过河,万一再亏怎么办?本来就不富足的家境可经不起再度赔本了。
甄真是个倔强之人,小小的身体里屯积着比男人更强的魄力。她就不信,别人能做好的事自己怎么就不行?她在心里一遍遍对自己呐喊:一定要做自食其力的独立女人!
甄真把全部心思投入生意,母亲帮她照顾着上小学的孩子。她每日早出晚归,带点小菜中午在店里用电饭锅自给自足,从来没有午休,困急了就在塑料凳上打个盹。她真诚地笑对每一位顾客,热情周到、薄利多销,绝不以次充好糊弄顾客。如发现产品有质量瑕疵,包退包换。
由于她的诚信热忱,很快,她的生意走上了正轨。
 
 
 
甄真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块天生的生意料,她心思细密、处处留意,通过对顾客需求的不断探寻,她及时调整产品结构,不断扩大产品种类,以丰富的货源、完美的售后服务满足了各种眼光不同的顾客需求。
她的生意越做越精,声誉也越来越好,整天顾客盈门,营业额也是日趋攀升。后来有人对她的生意眼红,竟在旁边也开起了相同的货店,与她竞争,但无论如何卖力,也没能超越甄真。
甄真终于扬眉吐气,虽不像某些大款那样腰缠万贯,但她靠自己的双手和智慧努力奋斗,完全实现了“自力更生、自食其力”的人生目标。
她还是那么瘦小、甚至已累得有些憔悴,但她整天春风满面,信心十足,一副永不言败的劲头。
甄真用自己挣的钱买了个小门面,并且请了个帮手,她也学着别人的样子当起了女老板,尽管身形显得那么单薄,也不够威严,且每天还是亲自坐镇,又当老板又做伙计,但毕竟是拥有了自己的小小“营盘”,甄真感觉一身自在。
多年后,甄真换了大房子,掏钱给公婆翻新了老家的旧屋,为儿子在省城购置了新家,却坚决不向公务员的男人伸手要支援。
男人倒很识趣,再也不提那句“谁挣钱谁当家作主”的话了。他自觉承包了家中一切家务。当然也主动献出了自己多年积攒的少得可怜的一本积蓄。
而那位当了十来年专职太太的同事却经常跑到甄真的店里诉苦,她说自己上当受骗了,她直后悔自己当初选择了放弃工作。十年河东转河西,她那曾经在单位干供销的男人单位倒闭被迫下岗了,宠她惯她的靠山一反常态,早已忘了当初信誓旦旦的保证,她成了被埋怨被迁怒的受气筒。男人不仅打起了麻将,还兼打老婆孩子。
孩子读书要花钱,日常生活要用费,那男人实在扛不住了,恋上了借酒浇愁甚至对她动起了拳脚。她说:我如今已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在家这么多年伺候老的小的,早不懂外面是什么世道了,到头来我倒成了吃闲饭的累赘了。当初甜言蜜语哄我回家,现在却来嫌我不挣钱,我倒是想再重新打拼呢,可哪里还有底气和本钱啊。
她哭得梨花带雨。
后来,甄真的店面扩大,她雇请的店员不够用,她把“专职太太”请过来当了自己的“下手”。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