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散文随笔 > 正文

窗边的吊兰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0-31 10:1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我原本是从来不养花的,对花一点概念也没有,就连一些常见得连小学生都能认识的花,我却都毫不知名。所以在我的人生词典里,基本上是没有“花”这个语词的,但在这个火红的六月里,我却对花有了一丝了解的冲动,有了一点亲近的想法,甚至是一些依恋的节奏。
以前,和朋友们不可避免地聊起花的时候,我也只能自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当个倾听者,或者自认为很聪明、很巧妙地躲开,实在躲不了,便生搬硬套地附和着描绘一个大概,别人点头,我也点头;别人微笑,我也跟着微笑;别人叹息,我也显出沉默的情状……在这个点头和微笑的界限里,看不到属于我自己的样态,也根本听不到半句属于我自己的言辞。不过,我还是显得异常的自在,因为在这个点头与微笑之间,不需要任何成本。在别人展劲忙得不亦乐乎的说道和宣扬中,我也只是皮毛地知道了在春夏秋冬不同季节里盛开的鲜花有着不同的特质。当他们口若悬河地描绘着春天盛开的花是怎样的花姿招展,冬天里盛开的花又是如何的让人景仰的时候,我算是学会了一小点点万能的感慨:有些花骄艳而不浮躁,安静而不张扬!
至于那些春夏绚丽迷人,秋冬傲雪凌霜的各色鲜花,我就更是像一个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看客,百般自然却显得无所适从。
那是一个中考结束后的上午,一个朋友即将远行,要开始她漫长的假期了,她很信任地交给了我一盆尚未盛开的吊兰,因为我是她的邻居,平日里也没少小聚,所以大家显得非常友好而随和。我还没来得及招呼她坐下,她已经把栽着吊兰的小花盆递到了我手中,就像成年人递一支香烟那样自然,甚至有些理所当然。我端着那个袖珍小花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她递给我以后又招呼着放到了桌子上,我不知道是她要自己放还是由我放,可能她也是这么想,于是两双手又那么自然地往桌上移动。我刚要开口说点什么,她就抢先发话了:我晓得你要说你养不成花,没事,隔一段时间浇点水就OK,没得任何技巧的,拜拜……
可是,我的个娘啊,隔一段时间,究竟是隔多久?隔一段时间是隔一天还是两天,是隔三五天还是一个星期,亦或是隔两星期还是一个月。等我反应过来,人都走远了。我知道我和她都有两个多月的暑假,我更知道我在养花的学问上是一窍不通,他们说我白痴,我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心安理得的——我就是不懂了嘛。
女儿长时间在外读书,她母亲死得早,我习惯一个人的生活。看书,写日记,点燃一支香烟,一个人盯着中央五台,也能让沉雅的客厅变得沸沸扬扬,即使是一个人的沙发,也好像是超员的坐骑,总是让整个沙发不得安宁,加之久而久之的习惯动作,我的沙发伴随我心跳跃就自然天成了。
篮球赛事完毕,我便显得无聊起来。于是,我就像小孩子办家家那样,趴在桌前,仔细琢磨着那盆袖珍盆里的吊兰花,说它是花,其实它并没有开放,只是我这样称谓罢了。
小小的花盆里,它们紧紧靠拢,微微下垂的叶片努力向上生长,靠近根部的叶片极力向外散开。不管是向上生长的小叶,还是向外散开的大叶,都显得格外协调,看不出它们是极力“争高直指”还是在讲求分工合作。整株吊兰看起来既不拥挤,又不松散;既有距离,又显得十分亲近。靠桌子的另一面是光滑洁白的墙面,正对着墙看过去,更显出吊兰花的绿色本质,尽管洁白无暇的墙面显得非常严肃、不可苟玩,但这盆袖珍吊兰在白色的天地却是更加自信,它的油绿油绿已经证明了一切。
她的根相对壮实,显得稍短,约偏肥厚。叶子像宝剑状,长约10-30厘米,宽约1-2厘米,叶末向两端稍稍变窄变尖。
叶子表面较为光滑,背部呈现一些竖状条纹,随着叶根伸向叶稍,随宽而宽,且窄而窄。既不绝对平行,又永无相交的乱码。一小株吊兰有4到6片大叶,大叶环绕合抱着三五片小叶,小叶紧紧围拢,又合抱着一卷叶芽,大叶小叶的叶面都显得油绿油绿的,只有小叶的根部,略显出浓浓的新绿,颜色没有叶面显得浓绿,从根部冒出来的地方甚至显得有些微白,但这毫不影响吊兰姓绿的本性。
迎窗吹过来一阵清风,让我在这片绿的世界吮吸着清新的空气,从我的鼻孔一路浸润,我双目微闭,这正好清洗掉这些天因忙碌而残留在我体内的尘埃,这对于火红六月的气温和地处盆地的余庆县城来说,确实是难得的一吹。更何况,这一吹,又不知道要等多久,又才可再吹。于是,我沉浸在这种风和绿的享受里,我真的很需要风,它恰如其逢地带走我的焦虑,又悄然无声地给我送来了几多清凉。我一面小心地呼吸着,一面又恭敬地期待着风不断,吹,也不断。可是,吊兰对风却毫无礼节,一阵阵强烈的清风,它也只是象征性地摇一摇叶面,而根部,依然站得那么挺立。我把它搬到窗台,它依然如此,站立得不遗余力,坚守得不遗余力,高傲得不遗力。
我真的不知道“隔一段时间”是多久。于是,我有了想去了解一点的冲动,想去亲近一点的想法——咨询朋友吧,又怕别人取笑:一个从不养花的人居然问起养花的技术,看来是白痴要变成花痴了;查阅百度吧,又显得自己过于低能,基本的思维逻辑都不饱满,所以总有几分不甘。不过,我还是坚持每天给它浇一次,当我提起水壶的时候,我又怕它被淹着,被呛着。于是,我每次都浇那么一点点,一点点。
 
    【作者简介】:罗洪波,80后,中学高级教师,中国教育改革研究会会员
    美文精选网